传奇世界sf我的仓库故事经验详谈
广告位 ID:14

传奇世界sf我的仓库故事经验详谈

2018-01-07 18:28:47热度:作者:来源:
广告位 ID:12
广告位 ID:13

  上线时,总习惯的先找到保管员,打开仓库。

  东西一般,但已占满整个位置。

  每件物品背后都有一个故事。

  一、攻击2-4的恶魔项链

  2年多前,朋友们把我带到了传奇世界,为了第二天能超越他们所以不停的练级。

  那时候没有传家宝,整个机关洞浩浩荡荡的练级之人。

  17级时,为了能带死神套装备,练级非常刻苦,从支路一打到了战斗广场三,从中转大厅跑到了角斗场。

  到了18级后,带死神要30点攻击,武器和手镯以及戒指已经是想办法弄到了。

  由于负重和等级所能带的装备限制,还是差4点攻击,于是停下不练级去寻找那一线希望。

  在土城的首饰店,几乎买遍了比较贵的恶魔项链,发现了一条非常贵的,一看,攻击2-4

  想也没想就带上了,非常兴奋的带起了死神套。

  高兴的一夜没睡好,心理总有个牵挂,第二天还在朋友面前炫耀了半天。

  而这条项链代表了我的传世最初的心情。

  二、魔法0-6的神秘戒指

  在我35级的时候,禁地还未开,而法师统治了那个“时代”。

  和一法师职业的朋友,一起在晚上11点50分的时候去了未知暗殿,本想打些真蛇王和尸霸什么的。

  而在过了12点,暗殿“关门”了,在里面的人至少20来人,聚集在中心位置,准备着组队“清场”

  由于那时候我已有烈火技能,所以能看出,那帮人正在对我和朋友预谋着什么。

  我数了下,对方共17人,其中一法师我撞不动,我M了朋友说,打起来就跑,打不过的。

  某个插曲,并不是他们先攻击的我,而是我先动了手。

  说实话,那时候紧张的手在发抖。

  我们先搞的是一个红名的法师,那时候还未有辅助工具,全是手动喝药和按烈火,以及野蛮冲撞。

  那红名大爆之后,我和朋友信心更大了,又把目标转到了道士。感觉那时候的心情和现在是不能比的。

  爆了2个道士和3个武士,杀飞1个武士和2个法师之后,我们的药已经剩不多了。

  于是把火力集中了打法师先。一个32级模样的法师被我们杀了,爆了之后,我无意的检了个神秘戒指

  又杀了2个小武士之后,无药,飞了,打开包裹一看,带“?”号的神秘,我就自己带了下。

  当时我真的不敢相信,又多看了几次,确认之后才兴奋的M朋友说一个魔6的戒指,朋友和我高兴了好几小时。

  我和朋友大胆的再次走到了那个中心地点,把戒指交易了给他,就在这个时候,跑来刚刚PK的一个女道。

  我心想,完了,再打已经没药了,只见那女道士跑来丢下一句话:“牛B”就跑了。

  从那以后,朋友穿起了恶魔长袍,最重要的是我们PK信心更加强大了。

  而这个戒指代表了对装备的向往和对大型PK场面的追求。

  三、记忆项链

  那时候比较流行带记忆项链,虽然也有幽冥,但是我只喜欢记忆。

  第一条项链是我花了50W在土城买的,几乎花光了我所有的金币。

  带着去机关练级的时候,和人PK爆了,整整痛心了一个下午。

  不过运气还算不错,和朋友在蛇洞杀小白爆了一条,又带起来了。没过几日,又爆了。

  总认为是不是记忆项链死一次就爆一次呢,不过这也是自我安慰的一种想法。

  几日没带记忆了,心情很低落。

  在农历8月20号的时候,也就是中秋节过后的第5天,朋友们M我晚上在中洲皇宫里面有事情说。

  到了晚上,我去了,一进去,他们就扔出了一根记忆项链,然后放火墙和防魔,一起说“生日快乐”。

  那一刻只有他们了解我,那一刻我明白了什么叫友谊。

  激动,除了激动还是激动,我没说话,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能想象他们是用什么办法弄到的项链。

  心里一直在说着谢谢,眼角却闪着泪光。

  这条项链代表了一段在游戏里的美好回忆,就象这项链的名字——记忆。

  四、绿色项链

  全服有几条绿色项链数也数的到。

  而我却没有。

  为了这个目标,每天练级回来总会带回很多东西卖到商店。

  朋友们有了值几个钱的技能书什么的,就卖掉,然后把钱给了我。不过离绿色项链的价格还差很多。

  我也是照样做着这些,一个月后,朋友给了我2个金砖,这是什么概念知道嘛。

  他只说了句,这是我准备买无机的钱,你拿去买绿色吧。

  心情当然是兴奋不宜的,也没拒绝就收下了,加上我自己本人的钱和其他朋友给了点。

  我从一个敌对的武士手中买了这条做梦都想要的绿色项链。

  买的时候,那敌对的武士问我怎么会有这么多钱,我说朋友给的。

  现在想起这条绿色项链,只朋友们给我的感动。

timg (11).jpg

  五、圣站头盔

  禁地开了不久,去过几次探路,结果都是黑白的回来,后来就不怎么去了。

  我们区的一个叫骄傲的达达的单身道士,那个时代是他的,他统治了整个沙城一年之久,已经禁地装备。

  那时候看见别人带起了法神,圣站,天尊,是无比的羡慕的,因为我带的是逆魔套。

  不久,由于我区人数过多,游戏开始卡的厉害,于是分了区,走了大半的人之后,日子很平淡。

  1个月后,骄傲的达达在分区失落之后回到了原区,我和他一起开始攻沙了,之后,虽然没有成功。

  但是他送了我一个圣战头盔,是圣战啊,从没带过的我,明白了,圣站头盔放在包裹的时候是这个样子的。

  那时候的禁地装备RMB市场卖的很好,而带的人又不多,朋友们纷纷问我哪搞的,我就是不说。

  时光流水,这个圣战一直没卖也没换,因为它代表着曾经难忘的一段友谊。

  六、裁决

  我自己打的第一把裁决那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记的那个时候我在挂机,挂在角斗场。

  象往常一样,听着歌,开着QQ,看着宝宝挂着机。

  突然听到一声口哨,急忙查看包裹,是一把无机,非常之激动,而在旁边的同学遗憾的说,为什么不是裁决呢。

  正好朋友那也没无机,于是大家商量好了之后,先给武士搞装备,于是带点私心的我把它换了一根圣战项链。

  第二天,我还在睡觉,同学来我家,一进门就顺手打开了我的传家宝在那看,说了句:“看,裁决”

  我说,算了吧,别开玩笑了,他说是真的,不信来看,我赶忙起身,果然是裁决。

  回想那时候个的样子是很快乐的,又笑又跳,还一直夸同学的手气好。

  而这把裁决是我自己打来的第一把,也是对游戏更有期望的时候。

  七、攻击0-6的死神戒指

  一直在寻找着能在挂机的时候修的便宜点的装备,0-4的死神戒指是我的首选。

  而却找了整个服的各大地图都没再找到一个。

  把这事在会里说了之后,在游戏里的“老婆”她M我了。

  说起她,从认识后就一直对我很好,看见我上线就问好,下线就说要记的吃饭,早点睡觉。

  我在游戏里对她很冷淡,若无其事的样子,而她的名字就叫“天若有情”

  她和我说她那有个死神戒指,然后叫我去土城仓库。

  我本以为是个0-4的,去了之后,拿到了手才知道是0-6的,少见,太少见了。

  一开始推托了一会,最后还是要了。说了声谢谢就走了。她急忙叫了我,但是没说话。

  从那以后她就再也没上线了,一个认识她本人的朋友告诉我:“由于工作原因。

  所以不玩这个游戏了,她人很漂亮,最主要她比较喜欢你,可你对她太冷落了。“

  听了朋友的话之后,一开始不当回事,以为她和我说笑的。

  久而久之,开始想念她了。

  我们是怎么认识的,我们“结婚”时候的场景,我对她的态度等等。

  所谓的失去了才知道如何去珍惜就是这样吧。

  而这些现在只剩下这个0-6的死神戒指了。

  其实还有很多,每一个物品背后都有一个说不完的故事

  这是我的仓库故事

  而在前不久,盗号者动过了我的仓库,拿走的拿走,扔的扔。

  现在这些东西以及那一个个故事只有在我的回忆中才能记起。

  朋友们的友谊,游戏曾经的快乐。

  这条路走的太久,走的太远,走的太累。

  写完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流下了长久以来玩游戏的辛酸的眼泪。

  深吸了一口烟——都结束了。

广告位 ID:15
广告位 ID:16
广告位 ID:17
广告位 ID:9
广告位 ID:10

相关文章

广告位 ID:11
广告位 ID:11